TIME古月

看完写评论的都是天使!
坑:AC、德哈
不定时更新。人很懒大家多催催…

 

MAM同居十题
你好,这里是TIME古月!
一.相拥入睡
“将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Altair。”寂静的黑夜被Malik的不满低吼打破,还有翻身引起床摇晃的咯吱声,突兀的让整个房间在下一秒被刺眼的光所笼罩。
“你自己说,Altair。这是你第几次晚上抱我了!”
“……”嘴角带疤的男人一动不动继续躺在原位,要不是那双因为亮光微微颤动的眼缝,真让人觉得他是睡得正香。
“我受够了!门外的地板都比这舒服!”Malik起身,空荡荡的袖口拂过Altair鼻尖,再说完话的下一秒变被他死死拽住。黑发男子狠狠咬了咬牙:“放手!”
“不放。”Altair坚定的回复着,明澈的眼定格在对方脸上。然而那双眸子再清晰可见,也是一个无底的深潭,永远没人猜得透他在想什么。
Malik烦恼地揉了揉头让自己冷静,毕竟睡地板并不是件愉快的事:“那你晚上,为什么总抱我?我恨这样。”
“你把我抱枕没收了”
“床这么小。你为什么必须抱着那个睡?挤不下。”
“那我只好抱着你睡,否则睡不着。”
两个人就沉默的互相看着对方,一个人脸上满是惊讶与嫌弃,一个则面无表情带着一丝真诚。
僵持。
“……明天我还你。”
“嗯。”Altair靠着枕头微微点头,便翻身背对着Malik蒙头睡去。
Malik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似乎观察到了那个人翻身时微扬的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

二.一方的起床气
“你坐在那里半个小时了。先说明,你饿死和我并没有关系Altair。别想着我会来哄小孩子。况且你不是。”Malik搅动着眼前的一碗麦片,金属勺与玻璃碰撞的清脆声响让对方咽了咽口水。这一切他都观察到了。
牛奶浓郁的醇香伴随着麦片的清甜充斥着整个房间,还有碗里氤氲升腾着的白烟:这将会是顿美味的早餐。
然而Altair并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即使他的胃已经坚决的发表抗议。
Malik像什么都没发生,看着早报轻轻捎上棕褐色的麦片,只是有意让吮吸牛奶的声夸张的钻入对方耳朵,Altair甚至感觉到了颗粒麦片在对方嘴里轻巧滚动最后像盛开的花般四溢开的甜味。
Altair他有起床气。这是Malik十分清楚的事:每早都可以看见他顶着乱毛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被单,仿佛对着宿世仇敌般的冰冷空洞,又像是熊熊烈火中地狱里喧叫的堕天使,真是让人敬而远之。但不幸的,自己很明白怎么应付,对方却一度犯蠢用相同的招式表达内心的不满。
那简直是让圣殿听了都想笑的行为——绝食。
并且Malik连时间都已经掐指算好,下一分钟Altair便会扭捏的走过来靠在墙边,自己唯一要做的事便是吃完离开然后刻意将他的那一份往桌边挪一点。
好了,瞧,Altair也识趣的端过他的白碗一声不哼低头浅声尝了一口。Malik似乎看见他周围那一层无形气场渐渐消退。
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涌出。
“你笑什么。”
“笑你是个NOVICE。”

三.一幅画
Altair请了达芬奇画师来画一幅画,让Malik站在自家浴缸表演水上断臂维纳斯。
Malik:不存在的,滚。

四.吐槽对方生活习惯
看似美好的早晨永远是暗流涌动,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星—————
“Altair!Novice!过来!”Malik日常用他愤怒的嗓音点缀了这个清早。“我跟你说过,每次出门不许从阳台翻出去!”
身着白色运动服的人蹲在阳台上,一动不动宛如正在观察猎物的鹰,如今的寂静只为下一秒振翅捕猎的更加精准。
但Malik可不管对方在干什么,轻叩着木门,一下下接连不断的声响证明了他内心的不耐烦,“阳台又一次被你踩脏了!这地方我要晒衣服的!为什么这个习惯永远不改!”
“就像你喜欢在家里听老年歌并开到最响一样。”
“什么老年歌?不懂得欣赏且别随便评价!novice!你的习惯真是让人发指!”
“比如———?”Altair即使再平淡的语气也丝毫掩盖不了那轻佻眉间的不以为然。
“解释一下为什么喜欢把我衣橱里的衣服左袖管都打上蝴蝶结”
“还有床上一天比一天多的抱枕。”
“一柜子不知哪里拣来的垃圾,叫什么?金苹果?”
“还有衣服,不会想着换样式穿?365天都这样真是辛苦你呵。为哪个牌子打广告?你这副样子怕是要让它倒闭。”
“洗澡。全身干着跟我说洗过了,我不老年痴呆……”
“Malik。”Altair转过身满脸严肃的看着他打断了话语,微微拧起的眉似是要告诉对方严重的事。
“怎么?”
“再见。”白衣男子眼中闪出挑衅的凌光。站起身跟随着风的步伐后仰坠楼。轻松落入麦黄色草垛跳出的Altair听到了日常Malik这个点该有的怒吼:
“今晚别回来!”

五.一起看恐怖电影
夜晚总会给人带来异样的感受。
“……”兄弟会公寓里两个人屏气凝神自以为十分正常的坐在满是垫子堆成的沙发中。忽略颤抖的双肩和紧紧抱住抱枕的Altair与正在下意识用空荡荡袖管口擦汗的Malik,还有动不动从纸盒和手中滚落金灿灿的奶油爆米花。
电视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嚎叫让两个人的脸色随着音调的升高越来越难看,撕裂身体血滴飞溅的声音仿佛滚烫的液体滴溅在跳动的鲜活心脏,令人身心颤抖。
当电影终于结束,两个人都同时长舒一口气,两个小时的聚精会神全身紧绷简直让人虚脱。
“你都解决这么多人生命了,这个都怕?丢人退会吧。”Malik轻咳几声说道,将自己的袖管从对方手中强硬的扯开。
“他们杀不死,这是关键。”Altair惊吓过度略带沙哑的低声道便开始摆弄满地的爆米花,像是正在闹别扭的孩子。
“……有什么好怕的,都是假的。”Malik起身舒展了下筋骨,关节按压的噼啪声中他感受到了背后传来中东人独有的笑意间带着三分寒气。
“是啊,都没你可怕,Malik。特别是刚刚突然握住我手的时候。那才是吓得差点就弹起来了”
此时的Malik十分的想打人,用袖子狠狠抽面前人一巴掌,不对,一袖管。
我是看你害怕成这样我才干这谁会知道的蠢事,再见,不会有第二次了,告辞。

六.一方卧病在床
Altair看着床上胸口艰难起伏着的Malik,每一下的呼吸都伴随着长厚的痰声,呼出的热气滚烫到宛如锅炉蒸腾氤氲的水汽。
鹰第一次没有振翅高飞,收拢了那高傲华丽的翅膀,伫立在窗前凝视着久久等待。等待可以让他感受到追寻碧蓝空中最远处那一缕毫无拘束云彩的风。
Mailk脸庞染着晕红颜色睁开已被水雾朦胧覆盖的眼,昏沉的脑袋满是他孤独的身影。
鹰不应该等待谁,它永远是独一的存在。
“我没事……你……走好了。”粗重的呼吸夹杂支离破碎的语音钻入Altair的耳朵。
“我等你。”
鹰之所以可以划破天际,是因为有那颗追随自由的心和点亮希望火光的人。

八.意外的早安吻
Malik日常七点钟准时起。一旁从来睡死的的Altair今天居然醒了。
“早安,Malik。”他睡眼朦胧的揉着满是乱毛的头,懒洋洋的吐出一字一句起身望着一旁正在整理服饰的黑发男人。
“今天我该不该夸你NOV————!”Malik面颊湿润的余温和瘙痒告诉自己刚刚那些都是真实的:Altair刚刚亲了他。
……
大脑重新启动后的Malik艰难的回过头,看见继续躺在床上侧身入睡的某人。真是头被阿巴斯砍掉都要复杂的心情……
Malik第一次看见一个人的脸可以红到滴血的样子,并且那个人居然还是自己。

九.穿错衣服
Malik:“哦天,穿成那个乡巴佬的衣服。算了将就穿一下吧。”
Altiar:“我宁愿光着上半身也不会穿那个老年套装。”

十.突兀地告别
Altair还是晚了一步。
面前是半倚着得房门,那一隙缝透出流光婉转的夏日清晨的明亮,但现在却就像他的心一样,被狠狠的剖开,止不住的滴血,疼痛的令人窒息。
Malik,你为什么要走,还要带走我和我的所有。
没有了咖啡醇厚的苦香弥漫的房间,阳台绽放的花也逐个凋谢谱写着亡灵之歌的最后乐章,调侃声中的欢笑已成为留声机里刷白的片段,玻璃上记忆留下的残痕也渐渐抚平消退。
你的痕迹正在慢慢消失,却更加深深的印在我孤独的灵魂上。
Altair蜷缩在墙边,膝盖轻抵着下巴,金色的眼失去了生命光耀的璀璨。静静的,如一尊虚有其表的雕像在时间的长流中湮没。
微微合眼,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你的心跳,耳边满是你说等我的声音。
也许,我们可以再次共同欣赏今晚苍穹星空美景。
指尖上星碎萦绕的都是你的记忆。

—————————————
看了太太们的文图……瑟瑟发抖,就悄悄递过小甜饼就跑x为什么你们都写这么多!!!
好了我要开始填坑(严肃的叉会儿腰)
坚持说这是同居九题外加水果刀
欢迎捉小虫

  61 16
评论(16)
热度(61)

© TIME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